OA|企业邮箱|English 全国服务电话:400-0572-666
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浙江新闻】周恩来与东阳籍植物学家蔡希陶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07 来源:浙江新闻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在八婺大地上,革命先辈为了革命事业英勇奋斗,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党史资源和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他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向前。

我们与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党史读本。每周一晚上推出,以供夜学的你。

蔡希陶,东阳县(今东阳市)虎鹿镇蔡宅村人,1911年出生。深受姐夫陈望道和鲁迅、冯雪峰等的影响,1930年7月,因参加革命活动被当局开除,为避军警的抓捕,在姐夫陈望道的安排下于同年转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在所长胡先骕领导下开始植物学调查研究。1932年赴云南,1938年筹建云南农林植物研究所,引筛、驯育名牌烤烟“大金元”,从此云烟享誉中外,烟草成为云南重要的支柱产业。1950年蔡希陶任中科院云南植物分类研究所昆明工作站站长,奉命寻找橡胶资源,考察宜林地,并嫁接成功,在西双版纳等地培育发展三叶橡胶林地,为新中国建立自己的橡胶基地,粉碎帝国主义对橡胶这一战略物资的封锁作出重要贡献。1956年,蔡希陶加入中国共产党。1959年,蔡希陶任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副所长、热带植物园主任。

周总理和蔡希陶(左下角戴眼镜者)等亲切交谈

 

1961年4月13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专机降落在云南思茅机场,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沿着森林公路,驰向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首府允景洪。

自治州委书记一行人,前来迎候周总理和缅甸贵宾,谈话间,周总理问道:“你们自治州可有哪一位科学家?”州委书记回答:“有,小勐仑那儿有一位热带植物学家蔡希陶。”

14日上午,中缅两国总理在允景洪一个橡胶村的试验林中举行会谈,午饭后,周总理视察1953年我国首次在云南试种成功的老三叶橡胶林。周总理抚摸着橡胶树,深情地说:这是我们自己的橡胶林啊!他瞥见一座一人多高的腐朽了的蚂蚁包,吃惊地问道:“蚂蚁不吃橡胶树?”“不吃。”研究所的同志回答。“唔!”总理应了一声。他对于这个回答似乎并不十分满意。

就在这时,从100公里外的小勐仑乘公共汽车赶到这里的蔡希陶被介绍给周总理。周总理和他握手时说起6年前没有能在黑龙潭会见他很遗憾。那是1955年4月29日,周总理、陈毅副总理出席万隆会议后回国抵达昆明,视察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昆明工作站,并指示“将工作站建成一个高水平的植物研究所”。说了几句话,周总理又问:“你是我们的植物栽培学家了,白蚂蚁吃不吃橡胶树?”

和周总理在橡胶林底下席地而坐的蔡希陶举起了两个手指头,敲打太阳穴,思索后认真地回答:“这要看具体情况。在橡胶树壮健而茂盛的时期,白蚂蚁不吃橡胶树,但待它衰老了的时期,白蚂蚁也会吃它的。”“对了!还是我们的专家答复得好。”周总理赞许地说。他指着眼前几个年轻的同志说:“你们这样的青年人身体好,病害就无法侵入,要是老朽了,病害也会侵入的。”

总理接着说,要注意水土保持,对今后的气候变化也要注意。在这里发展橡胶很需要,我们国家这么多人,一人穿一双胶鞋就不得了,还有汽车轮胎,不但国家种,还要帮助老乡也来种。

4月15日,蔡希陶参加了周总理和缅甸总理一起出席的在允景洪举行的傣族传统泼水节。活动结束后,周总理回到宾馆,国宴即将开始了。周总理又问:“蔡希陶呢?他来了没有?”“来了!来了!”蔡希陶因参加泼水节,浑身湿透了,没有准备替换的衣服,临时借了一身衣服才换上,就赶来了。因他人胖,衣服显得很小。周总理笑着说:“快去换一换衣服吧!”为了等蔡希陶换衣服,国宴整整推迟了几分钟。为了一名科学家,宾主均为两国政府首脑的国宴推迟了几分钟,这在宴会史上是少见的,充分体现了周总理对科学家的关怀,对科学、对人才的尊重。

宴会结束,周总理挽着蔡希陶,并排走进会客厅:“因为陪同外宾,下午要走,没有更多时间了。所以,我们抓紧时间谈一谈。”周总理亲切地说。

周总理说,这次来西双版纳,一路上看到大家都在开垦,干劲很大,要肯定这是很好的事。只是一些陡坡上的树也给砍伐了,这会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将会造成严重后果。印度的恒河,埃及的尼罗河,是古代人类文化的发源地。当初土地肥沃,农业昌盛,但是不合理的开发破坏了大森林,后来变成了沙漠。我们敦煌一带,恐怕也是这样的一种结果。周总理接着说,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正处在回归沙漠带上,北纬二十一度和二十三度之间,回归线的上下。蔡希陶吃了一惊,作为一个植物学工作者,他甚至没有想到“回归沙漠带”这样一个名称,更想不到这样一个问题。只听周总理说,非洲、亚洲、美洲,一路看过来,这样一条带上,有这么多沙漠和将来要过渡到沙漠去的热带干旱草原!唯独西双版纳还保留着这么好的热带雨林,这是为什么?

蔡希陶回答说:“这是西双版纳得天独厚。恐怕这主要是从太平洋、从印度洋吹来的两股季风,恰恰汇集到这里了。因此阳光充足,风调雨顺,长年垒积的腐殖土,土地肥沃。”他说得有点结巴,他本来就有点结巴,心情激动时,更是如此,“热带雨林,现在占世界森林的一半。但是,人为的破坏正在加剧进行。外国有一个理查斯,认为这样下去很可能世界热带雨林,包括亚马逊河、刚果河上未触动的巨大雨林,都会因为不合理的开发而就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岁月里完全消失。这个外国人断定,这覆盖在地球表面的森林群落是注定要被人类毁灭的。用他的原话说:‘几百万年形成的森林,将毁于这一百年内。’”

周总理说:“这个人太悲观了。至于我们,我们就西双版纳吧,这里是富饶美丽的家乡。如果破坏了森林,将来也会变成沙漠。我们共产党人就成了历史的罪人。后代会骂我们的。你在西双版纳做植物工作,你们一定要研究这个问题,要解决好合理开垦,保护好自然资源,改造好大自然界。要做人民的功臣,可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问题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周总理这样指示:“要把西双版纳森林里的野生之材,变为家生之材;要把无用之材,变为有用之材。还有,我们还要引进外国之材,变为中国之材。这方面的问题很多、很复杂、很重要。你们去过外国吗?”

蔡希陶回答:“没有去过。”

周总理说:“你可以组织一些访问团,我可以批准你们去参观学习。”

谈话结束了,蔡希陶起身告辞。到此,周总理也完成了他在西双版纳之行。

1956年,朱德委员长视察昆明植物研究所(右2蔡希陶)

 

周总理的接见,给了蔡希陶巨大的鼓舞和力量。关于植物的长谈,成了他今后整个工作的指南,他将研究大自然演变的客观规律,控制和改造自然界作为科学家的使命。从此,有关多层多种植物群落的试验,成了他所领导的植物学研究的一项重要工程。蔡希陶牢记周总理关于“三变”的指示,致力于引种及驯化野生、异国植物资源的研究和推广工作,在香料植物、淀粉植物、油料植物及药用植物等方面都取得了开拓性的丰硕成果。

蔡希陶考察发现了自唐代以来一直靠进口的内科药物龙血树,推倒了“中国没有血竭植物”的论断;组织寻找抗癌药物美登木并进行试验。蔡希陶始终把植物学研究与国家的利益,人民的生活、生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党和政府也给予了他很多的重任和崇高的荣誉。他先后担任过云南省科委副主任、中科院云南热带植物研究所所长、中科院昆明分院副院长、全国政协第五届委员、云南省人大常委等职。

蔡希陶在工作中

东阳籍植物学家蔡希陶

 

1975年11月,周总理膀胱癌进入晚期,受叶剑英元帅的嘱咐,蔡希陶等三人带着美登木药品乘军用飞机专程赴京。后来,据到植物园视察的赵朴初先生透露:“美登木是好药,虽治不了周总理的病,却减轻了痛苦。”

1981年3月,蔡希陶病逝。1984年,蔡希陶铜像、蔡希陶纪念碑分别在中国科学院热带植物研究所和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落成,作为对造福国家造福人民的这位全国著名植物学家的永久纪念。

蔡希陶铜像

 

位于东阳市虎鹿镇蔡宅村的蔡希陶故居“乐顺堂”,建于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二院建筑相对而立形成廿四间头四合院。1932年秋,蔡希陶的姐姐蔡慕晖与义乌陈望道(《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最早翻译者)在乐顺堂举行结婚典礼,开东阳文明婚礼之先河。1997年7月其故居被列为东阳市文物保护单位。1991年4月,蔡希陶铜像在东阳市青少年宫落成揭幕。

蔡希陶故居原貌

蔡希陶故居外景

 

(感谢中共东阳市委党史研究室提供资料)

网络警察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