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企业邮箱|English 全国服务电话:400-0572-666
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浙江日报》:康恩贝产业链扶贫带来兰溪水亭乡巨变——一棵树如何改变一个村?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27 来源:

村里的老人在采摘银杏叶

  67岁的胡金香怎么也没想到,短短五六年光景,“我这个老太婆一年赚的钱竟然从几千元涨到了2万多元”。这让她异常珍惜她眼下的那份工作。

  不单是胡金香,在兰溪市水亭乡,如今许许多多留守老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了老了,竟还迎来了‘职业生涯’第二春”。

  这所有的变化,都源于康恩贝集团带来的产业链扶贫项目和一棵棵银杏树。

  收入翻番

  “落后村”富了

  水亭乡盖竹里村,曾是兰溪水亭乡远近闻名的“落后村”。2011年时,村里的年人均收入还不足6000元;而如今,这个数字已经涨到了1.4万元。

  山坳坳里的村民富了!可奇怪的是,却不是依靠年轻人的外出务工,而是因为村里老人们的“二次上岗”。

  “大概五年前,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找到我们乡,提出一次要流转上千亩土地,用银杏树搞产业链扶贫。”水亭乡党委书记邵卫荣回忆道,胡季强当时还“夸下海口”,若是哪个村先种上了他的银杏树,那么几年内这个村的村民人均收入就能翻一番。

  邵卫荣知道,胡季强是从兰溪走出去的企业家,他想帮扶村民的心毋庸置疑。“可靠种种树就能扶贫,就能带领村民致富?”邵卫荣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他们乡的许多村都是空心村,绝大部分人口可都是上了年纪的留守老人、妇女。他们干不了什么活,靠什么增收?

  面对邵卫荣的疑惑,胡季强并没多说什么,而是用行动给出了答案。这一年,康恩贝开始向村民们流转土地,开出的条件很是优厚——每亩耕地一年租金500元、每亩山坡地200元。

  “对水亭乡来说,这可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好价钱。”水亭乡常务副乡长章卫华说,他们乡的农田地块比较分散,难以发展规模农业,所以土地租金一直不高。尤其是,那些成片的山林地更是常年荒弃。

  “现在好了,林地都流转给了康恩贝,村民们的收入来源一下子多了一大块。”章卫华说,“而且根据土地流转合同,土地流转以每五年为一期,租金一次性支付,康恩贝还承诺到期后下一期租金将提高10%。”

  康恩贝的银杏树首先在水亭乡盖竹里村发展了起来。仅仅5个月的光景,村里农户的流转合同签约率就达到了97%。有的村民因家里有十几二十亩山林,单单一年的租金收入就有三四千元。

  留守老人

  家门口上班

  更重要的是,康恩贝还给那些村里的阿公阿婆们带来了就业机会。流转完土地,康恩贝在山上种下了漫山遍野的银杏树苗,并雇用盖竹里村的老人来照看打理银杏林。

  “谁曾想到,这把年纪了,竟还又重新上岗了!”盖竹里村村民马友金说,现在一年少说也有一万多元,“没有什么比不靠孩子、自食其力来得强了”。

  如今,在水亭乡盖竹里村,六七十岁的老人几乎都成了“上班族”。每天一大早,他们就和年轻人一样赶着去上班。不同的是,他们上班的地点不是工厂,而是家门口的小山坡上。

  “我们康恩贝因人设岗,让每一个想在银杏基地工作的老人、妇女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康恩贝兰溪银杏基地负责人陈德良介绍,年纪较轻、体力好的村民可以在基地里做苗木修剪、废渣搬运等工作;上了年纪的也不要紧,仍可以除除草、喷喷药,再不济采采银杏叶也可以。目前在基地工作的村民中60岁以上的超过90%,女性占60%,而且还包括残疾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村民近20人。据介绍,康恩贝还为这些老人买了意外保险,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如今,村民们只要一得空就往康恩贝基地跑。”盖竹里村村支书徐跃宽说,别看有的老人看上去瘦弱,可干起活来却一点也不落后。

  “因为基地采用按件计量的方法,咱多干点就能多赚点。”73岁的村民徐柏根原先自己在家种几亩水果,可因为水果销路差,往往起早贪黑一年,却赚不到多少钱。他说:“现在我和老伴儿两个都在基地打工,用不着操太多心,一年下来能有3万多元收入。”

  康恩贝的到来,不仅让老人们“老有可为”,甚至还吸引了90余名在外打工人员回乡就业。回乡村民徐建新说:“康恩贝让我不用再外出打工,白天基地里干完活回家还有时间做饭、做家务,‘工作家庭两不误’。”

  这几年,康恩贝的银杏林面积越来越大,从最初的盖竹里村又发展到了周边黄村坞、松树下等7个村,累计流转土地近5000亩。

  产业扶贫

  用心亦用智

  看到了水亭乡的变化,周边的乡镇干部坐不住了。这阵子,陆续有其他乡镇、甚至邻县的干部找上康恩贝兰溪银杏基地,希望他们把银杏树也种到那里去。一边是越来越多乡镇递来橄榄枝,另一边胡季强还面对着另一种声音。

  “我们有必要在兰溪发展这么多银杏林吗?”作为兰溪银杏基地负责人,陈德良曾这样问胡季强,单纯从企业利益的角度来讲,在兰溪发展银杏种植并不划算。毕竟,在云南等西部地区种植的银杏叶有效成分含量更高,而且劳动力成本也更低。

  “企业参与产业链扶贫,不能单单看企业效益,更要看社会效益。”胡季强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选择在兰溪发展银杏基地的原因。“因为我不曾忘记自己年轻时在兰溪生活、工作的岁月,兰溪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有义务让这里的老百姓富起来。”

  正因此,胡季强单单为了改良水亭乡的土壤就投入了430万元。经过改良后土地产出的银杏叶有效成分配比达到最佳。这笔额外的支出,在胡季强看来是值得的,他换来的是水亭乡那么多留守老人的新生活。

  “企业就应该成为产业扶贫的主力军。”通过这几年康恩贝在水亭乡的实践,胡季强对于企业参与产业链扶贫有了更多体会。如今,康恩贝还将“水亭经验”带到了省外,在云南等西部地区也建设了药用植物种植基地,帮助当地百姓脱贫。

  当然,胡季强也知道,只有企业自身做强了,产业链扶贫这个事情才能长久地做下去。康恩贝在位于兰溪市上华街道的生产车间里,已建成年产达70吨的银杏叶提取物生产线,用于水亭银杏基地及外地银杏干叶的加工提取,整个工厂吸纳劳动力800余人,普通职工平均月工资达4000元至5000元。

  “2017年,我们投入8500万元新建一条年产达180吨的智能化生产线,目前已投入使用,每年消耗银杏干叶9000吨,将进一步带动周边就业。”胡季强对产业链扶贫的每一步都有着清晰的规划。(本报记者 翁杰 通讯员 陈燕平)

网络警察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74号